妈的,怎么停电了!」我重重一敲键盘, 感到几分恼火。 正看着萤幕里女优被胁迫的好戏,打算好好打次飞机, 现在泡汤了。 「什么高级住宅,大夏天的正午停电?!奶奶个熊, 明儿找人打烂物业!」什么事也做不了天又热, 再加上慾火焚身我就像只饿狼在宽大的卧室里来回踱步。 抓起手机拨了号, 开始冲老爸发炮: 「老爸, 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好地方啊大中午的停电!想闷死我啊?!」「哎呀, 小伟啊可能是检修的啦,不要急嘛。 要不你自己开车移到红叶别墅去嘛,人是活的会动的嘛, 我们那么多的房子你随意去啊总不能处处停电, 对吧?」老爸居然用生意场上那套敷衍我真无聊, 他房产生意是越做越大也越来越没时间管我了。 钱倒是大把大把地给,但我却愈发怀念小时侯一家三口一起去小店吃牛杂吃拌面的日子, 人人都说妈妈过世的早没享上老爸发迹后的福分, 我不这么想妈妈在九泉下是不会有什么遗憾的, 现在的日子并不是她想要的。 「靠,我想到哪去了!」拉开窗帘一瞧,烈日当头, 我的车没撂进车库现在想必被晒成微波炉,这时候开着它满街乱跑, 不是傻B吗?还是呆着呆着吧妈的,不过呆着干嘛呢?我又开始像只饿狼般踱步。 「老爸真得很疼我,不过我也够给他长面子了, 没让他操什么心自个儿将就学着,高考也好歹全省前十, 大学随我挑。 他那帮狐朋狗友的孩子,哪个脑子不和灌大便似的, 女的就知道打扮出国购物男的就知道把妹打炮。 钱多怎么着了,迟早被这群败家子毁了,而老爸有我, 这个最大的宝贝。 」我开始自恋起来,步子也慢了下来,哼起小调。 「咚咚!」有人敲门?「进来吧。 」「少爷,我是……」不用说,该是照顾这套房子的佣人, 这女孩看来年纪和我差不太多显然不是城里人, 穿得朴素甚至有点土气大红花色的衬衣,黄色的纱布长裤, 最廉价的短筒丝袜。 但当我看到她的脸,下体居然勐然有了反应, 她瓜子脸蛋樱桃小口,头发乌黑,简单地扎了一下, 睫毛特别的长眼睛里似乎闪着泪花,相当迷人, 而两颊红扑扑的真想上去亲一口。 「什么事啊?」我吞了口口水,连忙问道。 「我,我叫哓雯,是这儿的佣人……」「嗯, 嗯。 」操,我今天才来这儿住,早上上楼的时候居然没看到这么个美货。 「我,我有事想请少爷帮忙……」什么?有事请我帮忙, 我妈的以为不过上来打扫打扫房间什么的找帮忙?那可找对人了, 等着付出代价吧。 「哦,说吧。 」我把手叉在裤兜里,又把她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 她的身材很标准有一米六五吧,大约是没发育开, 胸部并不突出尽管穿着长裤,却遮掩不住她的一双美腿, 比例协调匀称是我喜好的类型。 哓雯被我看得头越垂越低,脸也越来越红,我的小帐篷这时候搭得老高, 今天看来是非要用她来灭火了。 「我,我的弟弟昨天被警察拘留了,可,可他真得没干坏事!因为另一边的人家有钱有势, 我们家人一点办法没有听说他在里面已经被打得半死。 」说到这,她的眼圈就红了,楚楚动人。 嗨,这点小事,那太容易摆平了,在这个市里, 还是没有我家族摆不平的事的。 我心里大约有了数,于是慢慢踱到晓雯的身后, 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嘴凑到她的耳边, 柔声道: 「晓雯, 不要伤心我一个电话就可以帮到你。 」「真的吗?」晓雯激动得勐一回头,正好被我逮着嘴对嘴亲了一下。 「啊!」她吓得叫了一声,想要撤开,却被我的双手紧紧扣住肩, 动弹不得。 我立马换了种痞子语气, 狠狠地对她说: 「可我有什么义务要帮你?你能给我什么的?是你在我家里打工, 而不是我为你打工你可别弄混了!」她没有言语也没有回头, 却开始轻轻地啜泣肩微微颤抖着。 我的心软了下来,「唉,不过我真得很想帮助你, 我能把你的弟弟放出来可我的弟弟现在很难受, 怎么办?」「老爷老爷不是只有少爷一个孩子吗?」「嘿嘿, 我说得是这……」我的手从哓雯的肩开始慢慢下滑 抚摩过幼小的乳房玲珑的腰部,轻轻抓住她细嫩的小手, 覆着它压在小雯的下身上我用拇指划了划她的阴部, 小雯吓得本能一退臀部正顶着我怒起的龙根。 她的裤子很薄,我的龙根的热量彷佛马上就可以点燃她。 「就是这了,嘿嘿。 」我此时已经肆无忌惮地开始舔起她的耳垂, 晓雯脸蛋羞得像个熟透的苹果全身酥软着,任由我侵犯。 「你愿不愿意帮我呢?」我虽然问着但根本不容她回答, 左手探进晓雯的衬衣揉捏着她软软的乳房右手拇指使劲划着她的阴部, 隔着两层都已经感觉到了湿意。 「少……少爷,晓雯站不稳了。 」她回过头来,用那双水晶的眼睛向我求救。 通红的脸蛋,哀楚的眼神,再加上微抖的语音, 实在太诱惑人了我的龙根进一步壮大。 乘她回头之机,我用舌头顶开她的小嘴,她没有半点拒绝, 开始配合地接吻两人舌头和唾液消融在一起, 她的鼻息越来越重逐渐呻吟了起来。 晓雯在我的三重进攻下,真是站不住了,竟将双手反扣过来死死攀住我的臀部, 小腿和脚缩起紧紧勾住我的小腿。 我的卧室有面镜子,透过它我正好能看到两人现在的姿势, 真是淫靡的不行。 晓雯是整个人离地背身依附着我,头却回过来与我接吻, 我在一瞬间又解开她的发圈使她的秀发披散开来。 「嗯……哼……嗯……哦……」晓雯呻吟着。 我想她因为弟弟,因为自己压抑了太久了,在我的半胁迫之下, 反倒更能忘情地释放开来。 她的身体来回蠕动着,蹭得我的龙根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把晓雯重重地扔到床上,这间卧室的床是非常大的双人床, 因为我天性怕热不怕冷所以即便是夏天也铺着厚厚的褥子, 而把空调开得很低。 把她丢到床上,我低吼一声也跳了上去。 很轻松地把闭着眼任由我摆弄的晓雯分成大字型, 她似乎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用力一扯她的衬衣, 再一扯她的纱裤两下工夫床边多了几块碎布, 而晓雯已经半赤裸的展现在我面前。 因为停电,没有冷气,我们两人都已经是汗水淋淋。 「妈的,真他妈的美腿!」即使在这样几乎全靠下半身行动的情况下, 我还是被晓雯的美腿所倾倒。 她的白色内裤已经湿到不行,脱下一拧就能是一把水。 我低下头用牙拨开她内裤的边缘,开始用舌头舔弄她的阴蒂, 这让晓雯很受刺激 她开始放声叫起来: 「少……少爷, 哦……别!好奇怪好痒,我不行了!」擡起她的臀部, 把内裤扔了出去我摇摇头,定了定神,低头看自己的龙根迫不及待, 于是架起晓雯的美腿准备插入。 看着她那么修长的腿上穿着如此低劣恶心的丝袜, 我竟有种莫名的兴奋龙根前所未有的壮大,对于半被胁迫的晓雯, 我也不想怎么怜香惜玉就这么勐地一滑而入。 「啊!天哪!」晓雯的双手死死抓住床单,呻吟声彷佛要冲破屋顶。 想着一个处女就这么被终结了,我愈加兴奋, 不停地运动晓雯的叫声如泣如咽,听得我的龙根在她体内还不断膨胀着。 不久被单便死死裹住了我和晓雯,我边运动边吮吸着她的乳头, 拥抱着她而回过神的晓雯也用她的美腿钳住我的臀部, 使我的每次插入都格外刺激。 「操!」我大喝一声,便将那股在体内积蓄已久的精液射入了晓雯的体内, 而晓雯也已经达到了不知是第几次的高潮……。